<ins id="1h3t5"><noframes id="1h3t5"><var id="1h3t5"><span id="1h3t5"><var id="1h3t5"></var></span></var>
<ins id="1h3t5"><noframes id="1h3t5"><cite id="1h3t5"></cite>
<cite id="1h3t5"></cite><ins id="1h3t5"></ins>
<cite id="1h3t5"></cite>
<cite id="1h3t5"><span id="1h3t5"></span></cite>
<cite id="1h3t5"><span id="1h3t5"><var id="1h3t5"></var></span></cite><cite id="1h3t5"></cite><cite id="1h3t5"><span id="1h3t5"><cite id="1h3t5"></cite></span></cite>

《斗戰神》十大經典劇情創作思路欣賞

  五行山

  主題:

  尋找迷失的自我

  經典臺詞:

  問菩薩為何倒坐,嘆眾生不肯回頭。

  設計意圖闡述:

  整個五行山的故事就是一個尋找迷失自我的故事。從玩家本身,到五行山最大的反派伽藍神將,故事都從迷失自我和尋找自我這兩個層面來展開。

  玩家作為一個普通人,在從新手村出生之后,莫名其妙的的被打上了一個奇怪的印記,這個印記沒有帶給他幸福和快樂,反倒帶給他一頭霧水,他迷惘、無助,似乎從前的自己都不是自己,前面的路怎么走?接下去何去何從?表面上來看,他似乎在尋找取經人的足跡,往深層次了解——我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其實才是其實他真正在尋找的東西。

  我們再來看看玩家最大的對手,伽藍神將。當玩家第一次在老太太的茶攤,在夢境中飲下老婆婆的茶水時,他在五百年前的夢境里第一次碰到了伽藍神將,這里有一句很容易被大家忽視的臺詞,當孫悟空叫他的名字的時候,被他打斷,孫悟空笑著反問了他一句:“你連你是誰都不敢承認……”

  與其說伽藍神將不愿意承認自己是誰,倒不如說他羞于提及自己是誰,伽藍神將作為天上的神將,雖然被仇恨蒙蔽了頭腦,但是從他最本真的內心來講,他是極不認同現在這個自己的,所以,他偽裝成其他人在這個地方生活,他甚至做了很多好事,來掩蓋自己內心的罪惡感,我們用這種表相來寓意他對于自己的不承認。因此,這一個故事里最大的反派,其實從本質上來講,也是一個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人。

  伽藍神將和玩家,其實是一人的兩面,一個人迷失自我,最終尋找到自我,走回正途。而另一個人迷失自我,卻越走越遠,他蒙蔽自我,欺騙自我,任務中有這樣一個情節,他所丟失的三個靈魂,只有一個愿意跟他回去,從心理分析的角度來講,這是因為他的本尊選擇了忘記與逃避。

  我們常常說“從高潮看統一”,整個五行山,無論正邪的人物,都是用迷失自我這一條線統一起來的。我們展現了迷失自我的兩個面,然后用我們的立場來弘揚我們所要向玩家弘揚的。

  一直到最后,我們都沒有把最大的謎底揭露給玩家——伽藍神將究竟是誰?在這里,我們可以告訴你,他是一個很牛逼的原著中存在的人物,我們在今后會有史詩任務來交待他的前世今生。

  最后,如果你認真的讀過我們的文本,您一定知道玩家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對這個世界認知的三個階段,眾生為何低頭向前,卻不回頭——“不肯”——“不忍”——“不敢”。

  少年時候,我們堅決要與幼稚告別,不肯回頭;等到稍微年長,我們自以為成熟,覺得虛度了光陰,不忍回首那些錯誤不斷,坎坷殘酷卻又美好的青春年華;逐漸老去之后,才漸漸明白,我們其實只是不敢面對從前那個善良純粹,甚至還有理想的自己。

  這不是神話或者游戲,而是人生。

  福陵山

  主題:罪與罰的困局

  從表面看,福陵山似乎是一個講述符咒師與豬頭人世代恩仇的故事。

  追溯到數百年前,天蓬元帥麾下的銀河水師圍剿妖兵不利,被天帝責罰,下界轉世為豬。然而這只蠢笨的豬妖,居然在人世間圖得家業。在天蓬洞房花燭夜時,天帝派下符咒師降咒:既然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要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一只豬,那——就通通都變成豬吧!不巧的是,天蓬在自衛過程中殺死了施咒的符咒師首領,符咒師只好滯留在人間,不停的尋找時光法陣希望能回到過去,救活首領,回到天庭。

  符咒師對豬頭人既殘忍又渴求,他們蔑視地稱豬頭人為畜生,進行殘忍地屠殺,又希望從豬頭人口中得知天蓬守護的時空法陣下落。豬頭人對符咒師既恐懼又崇拜,他們在符咒師的重壓之下茍延殘喘,只求能保住性命,抓來符咒師在祠堂內塑成金身,奉于上天。

  這兩者間復雜感情已經超越了簡單的獵人與獵物的關系。當兩個看似對立面的勢力身懷對上天不同的理解與崇敬,一個認為只要活著等到天蓬取經歸來解除天罰禁咒;一個則害怕被上天放逐和拋棄。

  對命運以及信仰的畏懼、對本身艱難境地的改變與妄想,讓困守于福陵山的兩方作出了相同的選擇——置對方于死地。也就是說,從兩方關系的開始,就為尋求一個命運的變數,導致了爭斗與犧牲。

  人之命在天,無天地,惡生。 天地者,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天神除七情絕六欲,世間人擁有太過復雜的人性而被神所詬病與質疑。這是屬于世間的罪與罰,唯一的出路是默默的忍受、去甘愿承受刺激,和而得后生。如果不能做到,就是一種原罪。這是來自上天賜予,血跡斑斑殘忍的慈悲。

  金山寺

  主題:上天給你一扇打不開的窗

  金山寺是唐僧西行取經的起點。

  然而,經是什么?唐僧為什么要取經?是誰讓唐僧去取經?唐僧取來的是什么經?

  自從初始的眾神意識蘇醒,并且由高等意志“女媧”創造了眾神之后,在漫長的歲月演進里,這些世界的統治者逐漸分化成不同的派系,其中以掌握了“悟”的西天之神和精通“修”的東天之神為力量最為強大的兩派。在西天佛祖的帶領之下,盡全西天之力,編寫出總計三藏十二部萬物運行之法的典籍,喚作“經”,西天企圖利用“經”中所述之法管理并控制整個世界的運行。

  唐僧為什么要取經?

  唐僧是金蟬子的轉世。這位最有希望繼承佛祖衣缽的人,因為質疑神對人類命運的控制盒愚化,情愿毀去了自己的神識與靈蘊,轉頭道人世間成為一個普通人,以示自己和時間最苦難者站在一起的決心。即使在金山寺的結尾,唐玄奘也沒能真正了解他執意西行取經的最終目的。他的師傅——玄奘前九世的化身,只為一念之執,決意西行了九次,失敗了九次。

  是誰讓唐僧去取經?

  金禪子和佛祖打賭:是有人可以超脫神的手掌的。但孫悟空卻失敗被壓五行山下,金禪子也自毀了佛體和道行,轉生成為一個凡人,失去了之前的所有力量與記憶,唯一存在他心中的只有普度眾生的執念。于是,他開始了一場偉大的求索真理的遠行。只是這場遠行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遠,漫天神佛早為一行取經人劃分了界限,并設計讓他們接近真理之前就倒下。

  玄奘取來的經文是什么?

  因為這一世的取經人下落不明,至今還是個謎。這個謎團,我們會在故事快結尾時告訴你。

  平頂山

  經典臺詞:

  “命里注定的雙生,究竟是喜還是悲?”

  出處:平頂山主線任務

  策劃闡述:

  在《西游記》原著故事中,金角銀角的故事是滑稽、詼諧的,正如這兩個妖怪的身份是太上老君的兩個道童。但孩童的身份卻并不等于平頂山就應該表現為一個低齡化的故事。

  平頂山在《斗戰神》的世界觀設定中是個具有重要意義的地方,因為它是第二章《人參果之謎》的核心“人參果樹”的源頭所在。此山原名為尖峰山,乃是一處鐘靈毓秀之所在。在尖峰山頂,有一株“靈根”,這靈根能成雙成對結果,食用得雙果者不僅靈蘊成倍提升,更有機會練得第二元神。也因了這“靈根”的“雙生之力”,此山輻射之地界生靈,均以雙胞之體誕生于世。這株“靈根”被一位云游的地仙所發現,他以強大的法力將靈根連山拔走,移植到了他的道場——五莊觀之內。

  于是尖峰山變成了平頂山,原來根須所在之地,便成了如今的天坑樹洞。沒有了“靈根”逸散的靈力,“雙生”的力量逐年消失,生靈們皆生活在失卻雙生靈蘊的恐慌之中。以蓮花村為代表的人類,通過雙胞胎通婚的方式延續力量,而天坑樹洞根須精為代表的妖族則寄希望于找回靈根樹冠,讓平頂山重回昔日的景象。

  在“雙生”的這個大背景下,我們試圖討論的是“給予”與“索求”這對矛盾共同體。

  玩家初入平頂山,首先卷入到灰狐與白狐之間的矛盾中。這兩派狐貍的政權爭奪起源于灰狐族“老狐貍”地位的改變。原來,當年那位地仙拔走人參果樹時,有兩顆果子落入了在樹下小憩的狐貍腹中。老狐貍生下了金角與銀角,這兩個孩子因為靈根所化、血肉滋養,因此極為俊秀聰慧,遂被太上老君相中成為服侍左右的道童。狐母雞犬升天,一時引來信眾紛紛,成就了其今日在狐族中的地位。

  這看似是上天的“恩賜”,卻并非她們想要的。作為母親的老狐貍,寧愿不要什么狐王的地位,只期換得再見孩兒一面的機會。而天宮,對于思念母親的孩子而言,更是一座巨大的牢籠,金角銀角嘗試過無數次越獄,都以失敗告終。直到“西行大計”設下,他們被當作“棋子”布在棋盤中,老君才讓這兩個孩子在他眼皮底下“逃走”。可作為懲罰,金角銀角再不復當年人見人愛的清甜模樣,逃到凡間的他們因詛咒而變成了丑陋的怪物。于是,母子三人便躲在了蓮花洞中共享天倫。

  然而,下凡之后的金角銀角永無寧日。因為他們被派下界的使命,就是讓取經之人死在西行之路上。這似乎就是一個玩笑,即便他們已經躲在了洞中,即便他們根本無心阻攔那些西行者,可命運總把他們推向風口浪尖。

  由于金角銀角實力的強勁,玩家在45級之后才會接觸到蓮花洞副本。于是,我們選擇在平頂山的蓮花村用另一個故事來隱射這“給予”與“索求”的矛盾——

  為了延續雙生之力求得長生,蓮花村的人自古定下了雙胞胎通婚的風俗。可就在秦氏兄弟與姚家姐妹聯姻的前夕,卻爆出秦家二少爺玉卿公子被狐妖所惑,大逆不道逃婚的插曲。

  同時,雙峰山上的一顆槐樹妖木憐生,為了與自己欽慕的姚家女子在一起,三百年來不斷修煉化為人形,只欠一具雙胞肉身。而秦玉卿的肉身則是他最好的選擇。

  秦玉卿因雙生之體的枷鎖,深陷延續雙生之力的責任與對愛情自由追求的兩難中,最后他與心愛的狐妖共赴黃泉,而將肉身留給了對雙生之力苦苦追求,卻求之而不得的木憐生。

  “命里注定的雙生,究竟是喜還是悲。”——借木憐生之口,我們聽到了秦公子的嘆息,而這,又何嘗不是,金角和銀角的嘆息呢?

  而金角銀角與清風明月又有什么關系呢?那就請參見萬壽山的故事吧。

  女兒國

  經典臺詞:

  女王:“雖不能自由的生,但終能自由的死,多年來,我們所求的不正是這一天么?”

  公主:“不,這仍是他們定下的命運。我們要那上天知道,哪怕是死,女兒國也絕不屈從你們的安排!”

  出處:女兒國主線任務

  策劃闡述:

  在傳統西游記的故事中,女兒國代表的是“愛情”。由于最終未能成就女王與唐僧的姻緣,因此,用“愛情的憧憬”來概括女兒國是最好不過的。

  《斗戰神》對女兒國故事的設定以此為源,但不限于此。因為從原著故事的抽絲剝繭中,我們能得出大量被忽視的信息。

  為什么這個國家全部是女人?她們如此渴望愛情,卻為何不離開這個國家?她們到底是對愛情的渴望,還是由“情郎”這個“外來者”引發的對“新鮮人與事”的渴望?唐僧師徒四人的出現對這個國家是否產生了影響,他們的離去是否會改變這個國家的命運?當許多年之后,玩家再次來到女兒國,又會給女兒國帶來怎樣的契機?

  結合《斗戰神》故事線的前因后果,我們圍繞“愛情”的主題,對女兒國重新定義:

  女兒國中的女子,她們曾是天宮中仙女,因思凡犯戒而被王母貶下凡間。她們被關在一處叫“結發界”的結界中,雖然葆有仙家的青春容顏,卻被剝奪了自由,永世無法踏出結界一步。女兒國中流傳著這樣的傳說——如果有人能給予她們真正的愛情,那么她們的罪便得到救贖,就能與心愛的人一同離開這座囚籠。

  但被剝奪自由并非最殘酷的懲罰。

  在女兒國中有一條“子母河”。女子們需在每年的“開河夜”祭奠之上,飲下河水受孕懷胎。若懷上的是女嬰,則留在國中撫養,若是男嬰,女子們則需飲下聚仙庵的落胎泉水,將男嬰活體催生。催生之后的男嬰,則被送往萬壽山五莊觀,在血肉壇中釀制成“血嬰”,以供養因移植而變異的“靈根”——“人參果樹”。

  而“人參果樹”所結下的具有豐沛靈蘊的“人參果”,自然是落入了幕后黑手——鎮元大仙和西王母的囊中。原來,所謂的“懲罰”不過是一個借口,在合法名目下建造一座嬰孩生化工廠才是目的所在。那么,只要擁有真愛,便能從結界中出去的傳說,自然就是一個飄渺的謊言。

  在女兒國中,知道真相的有三人。一個是早已退位的女王,一個是現任執政者公主。以及一個關鍵性角色——“魚龍”,和他的故事。

  “魚龍”在尚未變成一尾魚之前,曾是一個深愛公主的人類男子。由于信奉“真愛”之說,公主因未能走出結界而堅信男子對她的愛只是謊言。為了證明自己的情感,男子斷然跳入子母河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因怨念不消散而附身在巨魚體內,變成了會人言的魚精。魚龍之死,令女王和公主洞悉到“真愛”傳說的虛偽,那么打開結界的唯一途徑,便是“力量”,需是超越結界設立者的強大力量。

  而據說,那身懷烙印,能超越生與死、不在五行中的遣神者,便是擁有比神更強大的力量的人。可不知何故,作為遣神者的唐僧師徒,并沒有替女兒國打開結界,甚至一去經年、音信全無……

  唐僧師徒的離去斷了女兒國借用遣神者力量的念想。女兒國接下來的路怎么走下去,母女二人因性格的差異導致了抉擇的差別,更引發了國民間信仰的矛盾,而這也正是玩家來到女兒國時所看到的情形。

  為了國民不至絕望,女王仍然宣揚“真愛”之說。但面對無法踏出結界的事實與國民期盼的壓力,她選擇了逃避,將自己關在玩偶冢中不接受任何人的覲見。

  “要想打破結界,只有擁有力量。”自公主登基依始,這個堅定的女子便決定走上一條可能會令國民唾棄的道路——積極與鎮元大仙合作,簽訂協議,提高嬰兒產量,并于“人參果”分配中占有少量分成。她要通過人參果變得強大,然后以一己之力打破結界。為了取得鎮元大仙的信任,她甚至獻出了自己的親生骨肉……

  作為新一代遣神者,玩家循著“靈根”的線索來到女兒國。從御史琴舞(公主勢力代表)與翩翩(國民勢力代表)這兩姐妹在“開合夜”(典型時間)當天爆發的矛盾糾葛切入劇情。

  公主勢力逼迫國民生產(矛盾核心),妹妹翩翩無法擺脫命運,于是撞井自殺,引發了玩家對國民的深刻同情,進而投身到反對公主暴政的反抗勢力中。

  鼓勵生產的公主,被稱之為“蜂后”,而反對公主的勢力則自稱為“滅蜂者”。滅蜂者信仰“真愛”之說,她們希望女王復辟,推翻公主統治。但,表面看似正義的滅蜂者卻陷入了信仰的癲狂中。她們攔截所有途徑女兒國的男子,希望從他們身上獲得愛情,而一旦測試無法出去,她們便憤恨男子虛偽的愛意,殘忍的將他們殺死。長此以往,滅蜂者失去了辨別情感和是非的能力,成為了恐怖的“蜂女人”。

  通過一連串的主線任務,借由玩家雙手,化解了公主勢力與滅蜂者勢力的矛盾。也因玩家遣神者的身份,令女兒國的人民對自由燃起了新的希望。

  在故事的結尾,全體國民來到結界旁,在結界打開的那一刻,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結果——原來,只要踏出結界,女兒國的人便會失去仙身,迅速的衰老、死亡。

  “雖不能自由的生,但終能自由的死,多年來,我們女兒國所求的,不正是這一天么?”女王堅定的邁出結界。

  “不,這仍是他們定下的命運。我要讓那上天知道,即便是死,女兒國也絕不屈從你們的安排!”公主向天空吶喊。她似乎聽到了天空中傳來戲謔的嘲笑。

  雷鳴聲起,天空中天兵部隊大舉襲來,鎮壓這群叛逆的女人。看來,女兒國再無安寧之日,而玩家也將與女兒國人民站在一起,迎接未來的挑戰!(女兒國主線任務結束,流言任務開啟,主題為玩家幫助女兒國人民反抗天兵)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在游戲中體現玩家對一個國家命運的改變,我們給女兒國這張地圖制作了幾個相位。玩家初到此處,會與公主為首的官兵勢力敵對,與滅蜂者為友。在后期,則會推進官兵與滅蜂者聯手,抵御共同的敵人——天庭勢力。在不同的相位中,NPC、怪物與玩家的陣營不同,所處的地理位置與分布也不同。充分體現了故事設計的真實感。

  萬壽山

  經典臺詞:

  “果然是頭上三尺有神明,可神,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出處:萬壽山主線任務

  策劃闡述:

  在萬壽山的青山綠水之下,一直掩蓋著一個血肉模糊的真相。當看到人參果樹下的血肉壇,玩家將第一次意識到:看似高高在上絕對正確的神佛,并不像他們自稱的那樣美好。

  第二章的故事核心是人參果之謎。玩家為了免遭印記反噬而死,必須快速提升自身力量,除了刻苦修行之外,還需要短時間內吸收大量的靈蘊。人參果,這個傳說中吃一口便能長生不老的仙果,便成了玩家追尋的目標。可是一路走來,玩家沒見到一個因吃人參果得到永生的人,反而親眼見證了四圣林四樹精的悲劇、郁察山無頭真君的丑惡、平頂山蓮花村喪失雙生之力的痛苦……這一切,都和那棵神秘的人參果樹有關。

  原本的天地靈根,為何會引發如此多的悲劇?玩家帶著滿腔的疑惑來到了萬壽山,不想萬壽山早已是一副人間煉獄的景象……

  萬壽山梧桐鎮,依靠著人參果樹與五莊觀的名氣,原本是遠近聞名的求子福地。可玩家來到此地卻發現,這個原本寧靜富庶的小鎮遍地是痛哭的父母。他們都是帶著剛剛出生的嬰兒來此還愿,一覺過后卻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憤怒而痛苦的年輕父母涌向鎮長家,要求討一個說法。可鎮長為了照顧梧桐鎮的香火,態度粗暴地將這些人拒之門外。

  玩家幫助一對來自蓮花村的苦命姐妹調查孩子失蹤的事件,發現是萬壽山的靈妖所為。這些靈妖原本是野生的善良精靈,為何會突然變異成血妖?在協助竹葉靈妖清理了異化的血竹妖后,綠竹妖隊長告訴玩家,靈妖之所以會異化,全是因為吸收了清水河的河水。這條河現在和它的名字已完全不相符,河中翻滾著污濁的混水,還散發出濃厚的血腥臭氣。

  玩家本想尋找萬壽山土地問個明白,可土地老兒進入萬壽山后山后一去不回。玩家只好先和大堂刑偵科的奕衡一起調查河水污染的源頭,在取樣了幾處河水后,污染源終于找到了,正是玩家苦苦尋找多時的靈根——人參果樹。

  為了搞清人參果樹出了什么問題,玩家冒險進入萬壽山后山。然而果樹沒找到,卻發現了被囚禁在后山的土地老兒。土地公告訴玩家,嬰兒丟失與河水污染,都是五莊觀所為。他懇求玩家為萬壽山生靈除掉此一大惡。

  至此,玩家對人參果樹的態度,就徹底改變了。原來,苦苦追尋多時的力量之果,其實根本就是邪惡之果。可五莊觀內究竟有什么樣的秘密呢?鎮元子為何需要那么多嬰兒?人參果樹的根須為何會冒出污血?這一切,其實早已在平頂山的故事中就埋下伏筆。

  大家都知道,鎮元子手下有兩個道童,分別叫清風和明月,他們與蓮花洞中的金角銀角一樣,都是人參果化成的。當年,鎮元子把人參果樹移植到五莊觀后就發現樹上有一金一銀兩個果子。他滿心歡喜地期待會化成兩個聰明可愛的孩童。可金銀果子一落地他就發現不對勁:這兩個孩子雖然漂亮,卻不會說話思考,如木胎泥塑一般沒有絲毫靈氣。

  了解平頂山劇情的玩家定然已經猜到:沒錯,金角和清風、銀角與明月,他們才是真正的兄弟倆,是兩對雙生的人參果。在一次蟠桃宴上,鎮元子看到師兄太上老君身邊的金角銀角,模樣正和自己的清風明月一樣,他也終于明白了個中緣由。原本在天宮中,鎮元子就處處被太上老君壓著一頭,才負氣下界為地仙之祖,可沒想到,自己苦心挖來的人參果樹中的最精華部分,還是被太上老君弄去了。而人參果樹由于換了水土,也再也孕育不出雙生的靈果,更糟糕的是,人參果樹似乎喪失了自行吸納靈蘊的能力,在漸漸枯萎……

  無論是出于對師兄的報復,還是對靈蘊的渴望,人參果樹都是鎮元子唯一的籌碼。只要重塑人參果樹,他不惜一切代價!

  細心的玩家將會發現,在蓮花村有兩個孩子,也叫清風和明月。蓮花村村民都是雙胞胎,可這兩個孩子生來就是獨子。她們的母親因為在即將生產之時聽到有個老人在喃喃“清風……明月……”,因此得名。實際上,那是鎮元子偷走了這兩個孩子的兄弟,為他的兩個道童塑造精魂。清風明月得了這兩個人類孩童的精魂,終于有了初步的靈識。鎮元子將他們訓導得忠心耿耿:只要誰敢對父親和人參果樹不利,殺無赦!

  這次實驗的成功,讓鎮元子信心大增。他發現,嬰兒所蘊含的純凈與強大的靈蘊正是他所迫切需求的。那么,既然嬰兒能重塑清風明月,為什么不能重塑人參果樹呢?……

  只要……有足夠的嬰兒,那么五莊觀,將成為一個大型的血肉工廠。人參果樹上,就會源源不斷地掉下讓滿天神佛垂涎欲滴的美味——人參果。

  鷹愁澗

  經典臺詞:

  涇河公主:現在想想,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光,竟然是在那個囚籠里。

  南華仙人:涇河公主的囚籠是仇,三公主的囚籠是情,甚至她所等待的金蟬子,也在他所謂大道的囚籠里。蕓蕓眾生,誰不在囚籠之中。

  小白龍:她始終保持著眺望的姿勢,眼中是百年后的光景。

  出處:蛇盤山主線任務

  策劃闡述:

  白龍馬在《西游記》第十五回“蛇盤山諸神暗佑鷹愁澗意馬收韁”中并不華麗的登場,并終于第一百回“徑歸東土五圣成真”中于化龍池內化為“八部天龍”,歷經十萬八千里,九九八十一難,成為五圣之一。它因縱火燒了玉帝賜的明珠,被父告其忤逆而命懸一線。在蛇盤山又因為饑餓難耐誤食了唐僧的白馬,而鋸角褪鱗化為三藏的坐騎。雖然此后原著中對它的惜墨如金。但從已經畫下的寥寥數筆中,它很難不被歸入悲情的角色。

  但我們,想要一個痛并快樂的故事。從父子失和、庶出的猜測、獲罪事件背后的真相、量刑公允與否等各種腦補中跳出來,寫一個簡單的人,嗯,不對,一條簡單的龍的故事。

  當四個人和一匹馬,踏過千山萬水向西郁郁而行,他們始終在想一些他們想不明白的事情或者一些沒有答案的事情或者即使知道答案也不能說出來的事情或者說出答案也什么都改變不了的事情。他們中有一個是不同的。它有秘而不宣的快樂,隱藏在別人所以為的濃郁的悲愴格調中,它所想的,在眼前;它所要的,在身邊。當每個人都在拼命反抗宿命,那個在無數開頭、萬千選擇、一切方向中都奮力游向同一個宿命的身影,我們想象著這個鏡頭,然后定格。是的,《悟空傳》里的小白,那個被顛覆了性別的小白龍,在《斗戰神》的鷹愁澗等待她的白馬王子緩緩東來,已是五百年。蛇盤山那些痛苦的刑罰、摯交的背叛、遠古的陰謀,她并非假裝不知道,而是那真的一點都不曾落入她的眼中。她活在自己快樂的回憶中,眼中每一刻光景,歸溯在必然的相遇,顛沛流離,安之若素。她始終保持著眺望的姿勢,眼中是百年后的光景。

  金蟬說:“是的,這個世界有你不能到達的地方,有你不應到達的地方,有你一輩子也不會去到達的地方,你的世界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大,界限也許就在你的身邊,而你卻以為你可以去任何地方。”

  金蟬說:“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是沒有地方可去的,他們是流放者。你讓他們回去,他們找不到來時的路,找不到過去的家園,就會死在某個角落。”

  當金蟬成為她的界限,她就再找不到來時的路。金蟬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

  但這無關結局。

  小白說:“原來一生一世是那么的短暫。原來當你發現所愛的。就應該不顧一切的去追求。因為生命隨時都會終止。命運就象大海,當你能夠暢游的時候你就要游向你的所愛。因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時候會來,卷走一切希望與夢想。”

  這是一個絕無深意的故事。當走在風景明媚的蛇盤山,卻發現一個個陰謀在等待著你。但你不斷從寥寥的斷章中感到一個簡單而深情的小白。她的故事在時光的裂隙里,希望與夢想也許已被狂流卷走。

  也許沒有。

[編輯:阿卟]
上一篇:《斗戰神》波月洞故事背景及怪物背景 下一篇:玩家自發評選《斗戰神》最帥技能TOP5
分享到:

點擊排行

我要爆料

日本特一级a黄大片免色